我们没有在办公室签名

与MortonSchapiro合着坐在我们的收件箱和办公桌上的是我们作为大学校长收到的两堆请愿书一堆请求我们被要求签署;另一个包含那些告诉我们应该或不应该做的人我们没有签署第一组中的那些人

Continue reading